香港跑马群

当前位置:主页首页 > 范文 > 文秘知识 > 文秘写作 > >

王晓方 巨贪秘书变身反腐作家(图)

来源::网络整理 | 作者:管理员 | 本文已影响

王晓方 巨贪秘书变身反腐作家(图)

继2007年接连推出长篇小说 《驻京办主任》《驻京办主任(二)》《市长秘书》之后,作家王晓方在今年6月又推出了新作《驻京办主任(三)》,这位“官场文学”的新贵势头强劲。


与此同时,质询与怀疑之声不绝于耳,指向的是他曾经的光鲜身份——沈阳“慕马大案”中巨贪马向东的秘书,“王晓方常常在河边走竟能不湿鞋,他未免太诡道了。”


王晓方,男,45岁,沈阳人,专业作家。1997年至1999年,王晓方给原沈阳市常务副市长马向东当过两年秘书。轰动一时的“慕马大案”,毁掉了慕绥新、马向东,一个死缓,一个死刑。大案终结之后,王晓方离开了他为之苦苦奋斗的官场,转身成为一名畅销小说作家。


王晓方经历了怎样的艰难蜕变?


忧国忧民热血青年


“我在同龄人中算是个经过风雨的人。读大学时,为救同学曾与强奸犯殊死搏斗;在政府工作时,去新疆开会,会议组织游览天山天池,有一位小女孩不幸落水,我纵身跳入刺骨的天池,救了那位小女孩,上岸后当地人说天池是个盆,深达150米。”对于两次见义勇为的传奇经历,王晓方轻描淡写。


“对我人生影响最大的是我的父亲。父亲曾经是大学教师,后带着全家走‘五七’,在区政府干了一辈子。父亲最大的梦想是当作家,他一生最得意的作品是一篇报告文学《铸国徽》。讲述的是,新中国成立后,铸造我国第一枚国徽的一位老工人的故事。因此,我从小就懂得国徽的意义。”王晓方说。


为了实现干一番大事业的理想,王晓方从大学三年级便开始准备读生态学专业的研究生。在查找资料时,他发现了生态学对其他学科有极强的渗透力。于是,他在大学四年级撰写了专著《生态交叉论》,提出了生产力应该是人们适应自然改造自然的能力的观点,适应是人类主动地适应,改造自然应该是在适应自然的基础上进行的。这部学术专著不仅获得了辽宁大学研究生优秀论文一等奖,还获得了辽宁省青年科技工作者优秀论文二等奖。


硕士研究生毕业时,王晓方有很多职业选择,“吸引我踏入政府机关的主要原因是当时沈阳市政府的重大软科学课题《沈阳城市生态建设总体规划》,为此我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市政府研究室,并且成为这个课题的中坚力量。”


1997年6月,王晓方被组织安排到马向东身边做秘书。


“表面光鲜的秘书,其实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痛苦。”此后的两年间,王晓方深刻地体会到了这一点。


“市长身边的秘书不过是政治漩涡中的一条小鱼,连哭都是无人察觉的,因为鱼在水里,即使哭也是无人能看到的。”在后来的《市长秘书》一书中,市长秘书雷默发出如是感慨。


“听领导念自己写的材料,还得扮认真状做笔记的小人物,无聊透顶”是主人公雷默的工作状态,并不是王晓方当年的工作状态。王晓方说,“《市长秘书》是我创作的一部文学作品,与我的个人经历无关,我是靠心灵写作,从来不靠经历写作,只有靠心灵写作的作家才能走得更远!雷默不过是我创作的一个人物。我当过秘书,也和很多秘书共同工作过,熟悉他们。为了写作《市长秘书》,我花了很长时间琢磨这类人的特点,琢磨透了才能写出像雷默这样的典型形象。现实中,秘书也分政治秘书和生活秘书两种。在政府工作,服务的领导主管什么,政治秘书就得研究什么。十几年的从政生涯,我参与过城市建设、商业管理、财政金融、招商引资等方方面面的重大决策,参加过第一线的抗洪抢险,参加过棚户区的拆迁改造,参加过许多突发事件的应急处理工作,参加过许多重大接待工作。我每年都要写上百万字的材料,多么急难险重的材料我都写过。这是一种非常艰辛的创造。”


1999年7月,沈阳市副市长马向东被“双规”,“慕马大案”露出了冰山的一角。到2001年6月,“慕马大案”的重要涉案人员,除了市长慕绥新和副市长马向东外,还牵扯出了17个市、委、办、局的一把手和100多名领导干部,涉及收受贿赂等违法违纪行为的沈阳市处级以上官员达400多人。


作为马向东的秘书,王晓方也身陷其中。“朋友闪了,爱人歇了,女儿哭了,自己闲了……”在王晓方看来,那是他人生中最为艰难的时期。


华丽转身坎坷不平


历经两年多的案件调查,尽管仍然可以留在市政府办公厅工作。但王晓方考虑再三后,还是选择了辞职,其间复杂的心灵历程,或许难以用“曲折”、“涅槃”来形容。


“辞职前我面临三种困境。”王晓方回忆。


“第一种困境正如安徒生的童话《皇帝的新装》,皇帝没有穿衣裳,周围的人都说漂亮,只有一个孩子喊道:皇帝没有穿衣裳。我当时就在这群人中,我没有胆量做那个孩子,我也不想随大溜欢呼雀跃,只能选择离开,其实独善其身也是需要巨大勇气的。


“第二种困境正如卡夫卡的短篇小说《变形记》,主人公格里高尔一觉醒来,由人变成了一只甲虫,看似荒诞不经,其实深刻地揭示了由人所创造的外在力量(比如体制)操纵着人变成非人的窘境。


“第三种困境正如卡夫卡的长篇小说《城堡》,土地测量员K有一句话很深刻——‘我被骗到了这里,却承受着被撵走的威胁’。我当市长秘书时就有这种感受。K被聘到城堡任职,到任后想尽一切办法进入城堡却始终无法如愿,最后连城堡到底把不把他当回事他都不清楚,最终成了一个可有可无的人。我不想成为一个可有可无的人。也就是不想白活一辈子。傅雷先生有一句话说得好,英雄不是永无卑下的情操,只是永不被卑下的情操所屈服罢了。世上的人都盛赞荷花出污泥而不染,其实出污泥而不染的还有芦苇。帕斯卡尔说过,人是一株会思想的芦苇,我愿成为这样一株芦苇。因此,我毅然辞了职,决定专事写作。”


王晓方似乎与文学早有因缘,他从小就酷爱文学,读高中时曾经荣获沈阳市高中生作文竞赛优秀奖;在政府工作期间,他也没有忘记文学,一直关注文学前沿动态,业余时间读过很多文学书籍。多年政府工作的经历和磨难后来都成了王晓方写作的财富。


为何选择文学?王晓方讲了一个故事:1924年,乔治·马洛里成功登上珠穆朗玛峰。《纽约时报》记者问他,为什么登珠峰?他平静地说:“因为山在那里。”他在登到海拔很高的地方时,大声朗读《哈姆雷特》和《李尔王》,登山可以提升人生的境界和对生命的理解。“文学和登山一样,同样可以提升人生的境界和对生命的理解。我之所以选择文学,是因为,生活在那里。”王晓方说。



分享到: 更多

随机阅读TODAY'S FOC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