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跑马群

当前位置:主页首页 > 毕业论文 > 医药学 > 医学 > >

这家医学诊断的“隐形冠军”企业最近风头很劲,背后是宝山“店小

来源::网络整理 | 作者:管理员 | 本文已影响

原标题:这家医学诊断的“隐形冠军”企业最近风头很劲,背后是宝山“店小二”们的默默付出

这家医学诊断的“隐形冠军”企业最近风头很劲,背后是宝山“店小

  在刚结束不久的2019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可谓明星云集。有一个项目或许并不十分抢眼,却在医疗诊断方面极具意义——商汤科技联合来自宝山区的上海衡道医学病理诊断中心(以下简称:衡道病理),发布了前者研发的SenseCare智慧诊疗平台在病理AI辅助诊断方面的成果及落地应用案例。

  据介绍,该病理AI辅助诊断主攻消化道肿瘤,做到了肠镜活检病理良恶性分类准确度超过98%,结合医生诊断恶性病例可达到0漏检。目前,该平台已在衡道病理落地使用。

这家医学诊断的“隐形冠军”企业最近风头很劲,背后是宝山“店小

  衡道医学病理诊断中心于2018年1月投入使用,是国内第一个、也是目前最大的第三方专业病理诊断中心。它并不直接服务于患者,却站在公立和民营医院背后,每天实实在在地为从手术、活检、穿刺所取得的宝贵样本提供精准、高效、权威的医学诊断。自这家机构投入运营以来,样本数实现单月最高翻16.13倍,2019年全年将接近7万例,这相当于一个大型三甲医院病理科的工作量。衡道病理首年营业收入即破千万,预计2021年将突破亿元关口,并有望成为独立病理诊断服务专业领域的行业独角兽。

  从引入这家机构,到培育孵化、牵线搭桥的背后,是宝山区从区领导到各部门“店小二”们不懈的努力。

  核准“出生”抢得先机

  衡道病理的联合创始人朱大为、张洋都曾因为多年从事商业医疗保险工作,而对医疗服务,尤其是大病理赔有着深入的理解。不约而同,他们发现了一个比儿科困境还大的医院科室——病理科。

  相比大城市,在基层医疗机构,病理科是一个十分孤独的科室。有时候,一名医生和一名技师就构成了这个科室。部分医生甚至不一定具备病理诊断资质,或者临时由医护人员转岗而来。按照专家说法,如果没有5-10万张各病种切片量的积累和10年左右的工作经验,病理医生的临床经验很难支撑起一个病理科的诊断需求。但基层医院的样本量十分有限,有的一年不过千例,这几乎完全制约了基层医疗机构病理医生的职业能力成长。

  然而,病理诊断却是公认的疾病诊断“金标准”,是指导临床治疗和预后评估最可靠的依据,肿瘤的定性、分期、分型以及各类靶向或免疫治疗用药是否适合或有效,预后的评估等,都需要专业的病理医生向临床和患者给出一锤定音的回答。一直以来,病理科在中国的发展都十分不乐观。由于培养周期长、工作风险大、劳动报酬低,年轻医学生不愿进入病理专业。按照相关统计,当前全国有执照的病理医生约1.7万人,缺口近10万人。病理资源严重不足,分布严重不均,优秀病理医生多集中在大城市的大型三甲医院,中国8400余家基层医疗机构病理人才极度匮乏。

  朱大为和团队曾经考察了江苏、安徽、江西、浙江等省的400余家基层医院,发现病理科严重缺人、缺技术、缺规范的问题已不容忽视。他们分析,虽然相比检验、影像而言,病理“总量少、单价低、风险高”,但恰恰大家都不愿意做、不屑于做、做得不够好的领域,才有第三方机构的生存和发展机会。

  随着医改的深入推进,基层病理的提升箭在弦上。他们征求了上海市卫生主管部门和业内专家的意见,获得的无一例外都是支持,但大家认为这事并不好干。彼时,国家尚未提出第三方病理诊断中心的概念,既有的第三方病理诊断服务皆依托于传统的医学检验所开展。

  当时企业注册时,只能按“医学检验所”来申请,但各个区名额基本已满。在和宝山区卫健委的接触中,其提出的“专注病理诊断、聚焦基层赋能”的思路得到了主管负责人的肯定,给了企业很大的信心,便决心在宝山落地生根。2016年底,宝山区卫健委在接到衡道病理的申请之后,及时向区政府主管领导、市卫健委沟通协调,在充分评估衡道病理递交的建设规划和申请方案后,宝山区于2016年4月率先给予了前置审批的同意批复,随后,市卫健委给予核准批复,在2016年11月国家出台《病理诊断中心基本标准和管理规范》之前,就核准了衡道病理的“出生”,可谓既创新担当,又科学精准。这一步,恰恰为衡道病理的战略发展抢得了先机。

这家医学诊断的“隐形冠军”企业最近风头很劲,背后是宝山“店小

  衡道病理实验室里的日常工作

   顺利帮助“落地”服务

   当国家鼓励设置独立第三方病理诊断中心后,资本纷纷布局,医疗机构也渐有寻求合作之意,第三方病理诊断中心成为行业新热点。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8年6月,全国各类区域病理诊断中心(含公立医院平台)已达到226家。然而,相比医学检验、血透、消毒供应等,病理诊断技术含量和资质门槛更高,更依赖专业人员、技术平台、质控体系。

  2018年1月,占地2500平方米、覆盖全病理、为医疗机构提供全流程病理诊断服务的专业化机构“衡道医学病理诊断中心”在宝山城市工业园区投入使用。园区一年补贴其租金60多万元,帮助其了解并申报市、区各类扶持资金,并对接医疗圈资源。

  成立之后,衡道病理逐步形成了三个梯次、覆盖13个亚专科的病理诊断与医技人才的完善架构:自有的全职医技团队已达到一家大型三甲医院的规模,吸引33位国内顶尖病理专家前来多点执业,同时签约20多位一线会诊专家。

  有了牌照之后,如何落地服务也是关键。目前,衡道病理共建合作的医院达50家,开展会诊合作的近200余家,这些合作医院多为区县级基层二级医院。

   在宝山区政府的支持下,衡道病理开始展开了与上海本地医院合作。2018年底,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宝山分院揭牌,仁济医院肾内科血透中心和消化科胃肠镜中心也同步落户分院。通过公开招投标,衡道病理成为该院的病理诊断服务提供商。

这家医学诊断的“隐形冠军”企业最近风头很劲,背后是宝山“店小

  衡道病理与仁济医院宝山分院合作中的送样环节


分享到: 更多

更多关于“医学”的文章